中國VC為什麼不投晶片?投資人:利潤和賣肥皂差不多

「中國VC為什麼不投晶片?」這是投資人們近期被問到的最多的一個話題。

不過兩年前,峰瑞資本創始合夥人李豐就思考過這個問題。當時他得到同行的回答是——「這不是VC該投的。」理由是,在上一個週期裡,投資晶片的人基本沒掙到錢。

而美國製裁中興事件讓晶片、半導體行業的發展現狀再次突現到大眾眼前,據來自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統計,2017年國內集成電路進口價值為2601億美元,是我國第一大進口商品。

資本都是逐利的,晶片市場這個的「大蛋糕」卻鮮有人問津,而相比於國內過於追逐商業模式創新,技術創新為何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?

投資晶片獲得利潤和賣肥皂差不多

「中國VC不是不投晶片,之前我們投了好幾個都血本無歸。」在2018年投中集團年會上,曾投資了滴滴、餓了麼、ofo等風口上企業的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回擊了外界的質疑。

凱旋創投執行合夥人周志雄則感慨,投資晶片行業,養專業團隊要花很多錢,回報卻是所有類別中倒數幾位。「現在中國市場的機會很大,但挑戰更大。」

對於晶片投資現狀,所有的投資人都提到這幾點:投入成本高、門檻高、週期長、回報率低。因此,原IDG資本合夥人、火山石資本創始人章蘇陽呼籲輿論應理解VC行業。

「資本是逐利的,這是個現實問題,這一點我覺得無可非議」,他認為,現在市場上很多的東西都比晶片更容易產生回報和利潤率。只要這一現象依然存在,投晶片的依然還是少,這是一個正常商業公司選擇的問題。

此外,投晶片要麼成功,要麼失敗,不像部分商業模式創新,這條路沒走通可以立馬改。與此同時,對VC來講,更喜歡投一些能產生更大需求、更快速把錢收回來的項目,「而在晶片領域獲得和賣肥皂差不多的利潤。這種情況會影響到商業投資行為。」

晶片投資有哪些難點?

晶片能不能投,在行業內是有爭議的,而投資晶片有哪些難點,更是行業關注的話題。

「中國的晶片公司大部分是單一產品公司,前期投入大、生命週期短,從長遠來看投入和回報是不成比例的。」除了以上難點外,朱嘯虎認為,晶片技術投資還有另一個難點:從中期來看任何大的行業都有週期性,任何大的新平台興起後,先出來的是做硬件的公司。

回顧歷史,PC時代有英特爾、IBM、思科,人工智慧時代有英偉達。晶片的投入一旦形成平台,新公司很難做。朱嘯虎強調,「尤其是晶片公司前期投入非常大,如果競爭對手靠先機佔據市場,把設備成本攤銷掉以後,後來者的成本曲線遠落後於競爭對手,無法與之競爭,除非靠政府的大量補貼和支援。「

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則從產業的角度來解釋,「晶片投資的難處在於產業鏈很長,流程很複雜。光是一次流片的成本可能就高達幾百萬美元。」另外,還有人力成本,據瞭解,有能力的晶片工程師至少需要五年培養,培養費為百萬美金起步。同時,一個團隊做一個晶片至少需要18個月。

雖然有以上種種問題,但周志雄認為,現在中國晶片投資的機會很大,因為晶片的應用在中國。而朱嘯虎也表態,金沙江創投也投資了一兩家公司。

一個項目火了後,會立馬複製出無數個相似的項目,資金也會在短時間內大量、激劇流入該領域,晶片領域也不例外。「現在這麼多人都在做晶片,有點大躍進的感覺。」前美國富達投資中國總裁楊曉冬對此表示擔憂,他目前對投資土壤不太看好,因為大家一窩蜂去幹這件事情。

晶片行業應該如何做?

「這個市場已經變成了僧多粥少的市場,短期來看,會持續」。深圳市恆泰華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郝丹透露,半導體項目已經溢價1~2倍。

投資市場已經出現了「晶片熱」,而創業者也開始前仆後繼湧進晶片領域,但不同於商業模式創業型企業,技術創新型企業有較高的門檻,尤其是高科技、重資產投入的晶片行業。

「做出一顆晶片並不難,但是做一顆高性能的晶片非常難,將產品做到95%以上的良率更難。」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認為,一家晶片公司想要立足,最少需要2000萬美元,在2000萬美元之下,大家拼的是錢,2000萬以上拼的就是各家本事了。

同時,對於高科技公司而言,就算有了充足的資金,但一個對產品沒有把握的創始人,也是很難將企業帶出來的。楊磊回顧北極光創投的硬科技投資總結到:技術和真正的產業應用之間的距離非常大。「我們最開始也犯過迷戀於學院派的錯誤:現在我們更喜歡在產業中真正摸打滾過的成建制的團隊。」

那晶片的投資機會在哪?朱嘯虎認為人工智慧晶片方面中國還有機會,但晶片投入一旦形成平台,新公司就很難做。「因為如果競爭對手靠先機佔據市場,把設備成本攤銷後,你就沒辦法競爭,因為成本曲線遠落後於競爭對手,除非靠政府的大量補貼和支援。」

基於以上觀點,DaoCloud聯合創始人陳齊彥認為晶片是重資產投入,民營企業或國企投資都要面臨巨大的財務風險,也沒有人才集聚效應。「所以這些事情的投入很多時候需要國家意志。」

「要建立自己的行業生態。」前美國富達投資中國總裁楊曉冬認為行業的發展不應過度依靠政府。他呼籲國家在稅收、知識產權等方面能提供成長的土壤,同時把錢通過VC給到創業者,而不是大學教授,由VC去發現想改變世界的人。

來源:網易科技報導

【轉載須知】轉載僅限全文轉載並且需要完整保留標題和內容,不得刪除、修改,不得增加內容,且文章開頭必須註明:轉自愛分享(ishare.cc),謝謝合作。